爱美的桃子

徐嘉靖Justin·LoFoTo:

#日出之国#DAY6,在富士山拍完日出,恋恋不舍地离开前往东京,途中贡献了鼓鼓的钱包和一个下午给了御殿场的奥特莱斯。东京的第一站去了明治神宫,特意安排了周末的时候来到这里,就是为了见见一下日式的传统婚礼。无奈天公不作美,周末游人也很多By Fujifilm X-T1+XF 10-24、55-200(新浪微博: @徐嘉靖Justin

味蕾的享受

AchaoVision:

来到一家新派菜肴的餐厅享受美食,每一道菜的摆放于制作都很精致,自然味道也很不错。这里的露天环境也很好,这个季节坐在室外享受下美食,享受初夏的自然气息,无比惬意。











大陆或时间的尽头

行者-BLOGBUS:


葡萄牙绵长的海岸线由南向北镶嵌在伊比利亚半岛西岸,勾勒出大洋与陆地的边界。在特茹河通往大西洋的入海口,坐落着它的首都里斯本。离开科尔多瓦一路西行,穿越油橄榄林覆盖的西葡国境,在小半日的车程后大巴驶上巨大的跨海拉索桥,陡然开阔的视线中,出现在河海交汇处的城邑就是里斯本__位于七座山丘上的城市,海神尤利西斯庇护的都城,大陆结束、海洋开始的地方。 


此行我听到太多关于征服大海和新世界的故事,而这座城市顶着其中独一份的荣光___曾被欧洲遗忘的尽头,因为向海洋的开拓一跃成为世界的中心。它所昼夜依伏的海洋,在数个世纪以前,对固守大陆的人们来说还是一片未知而危险的水域。直到热衷海事的恩里克王子出现,才开始以国家之力招募水手,设立航海学校,开拓前往非洲和亚洲的航线。在恩里克身后,海上冒险家们横跨茫茫大洋,西行至东方,环绕整座星球,带回香料和黄金,在远方异族人的土地上插上征服者的旗帜。由海上展开的这段地理大发现被称为“大航海时代”。所有以大时代冠名的历史总是容易被涂抹上史诗的色彩,但不知其下隐藏了多少征服与劫掠的暴戾残酷。


在海边的贝仑区,恩里克与达伽玛等一众航海家的群像组成了大发现纪念碑,以帆船的造型面朝大海的方向。这些改变了世界的人,有人奉为英雄,有人斥为强盗,但所有人都承认,自彼时起,孤立的大陆和海洋连成一片,全球时代真正来临了。在颠峰时期,葡萄牙拥有过跨越地球四分之三周长的殖民地,甚至一度与邻国西班牙二分天下,控制了半个地球的商船航线。但盛极必衰,地理大发现为伊比利亚半岛带来的辉煌并没能持续多久,作为第一代远洋轴心帝国的葡萄牙光芒黯淡下去,里斯本也不再处于世界的聚光灯下。今天,除了海边的98世博会展馆昭示着它重返世界的决心,整座城市更像是迷你的街头露天马戏场,奏着单音节的旋律,与世无争,自得其乐。属于它的大时代已经落幕,献阵海洋的急先锋解甲归田,退隐于大陆的边缘,反倒是在这个时候,它供养出西扎、德莫拉这样立足于本土耕作的建筑大师,让我们不辞万里前来寻访与朝圣。全球时代的第一代开拓者,如今又被寄望于为这白蚁般无孔不入的全球化之患提供一剂解药,不无弔诡。


如今我站在七丘城的城脚,眼前的港口风偃浪息,对岸Almada山上白色大理石雕就的大耶稣像展开双臂俯瞰城市,海洋与城市看上去都无比温柔。相比那些炙手可热的国际大都会,里斯本的城市面貌未免陈旧,难以想象它在五百年前万商会集的胜景,就像难以想象科尔多瓦曾经的耀眼光芒。纽约时报专栏作家克里斯托弗在用中国古都开封的衰落来鞭策纽约时说了这样一句话,Glory is as ephemeral as smoke and clouds。不幸的是,这几乎是所有城市的宿命,人类历史上好像还没有一个免于时间侵蚀永久繁荣的城市先例。确实,若以虚无论,岂止城市,就连人类文明也迟早是会寂灭的,又何必苦心经营当下。那我们不远万里而来不也显得毫无意义。


我想我始终还是做不到虚无。如果说有什么能够与横亘在个体面前的虚空对抗,那一定不是大时代大叙事以及一切冠之以大的命名,而是这微小个体能以自身体察的事物、感知或经验,它们远离宏大,具体而微。在塞图巴尔教育学院的白色翼廊上,或是在保拉雷戈历史博物馆的红色高塔下,一阵从廊柱间穿过的风、一段晃动在红墙上的树影提示了我,让我知道正活在当下,它是由北纬38°的风、阳光、阴影、草木气息以及不远处的大海潮声构成的一个不寂不灭的世界。也许重要的从来不是其他,重要的是,哪怕这里就是时间的尽头,也视之为永恒的完整宇宙,欣然活在其间,并不予保留地交付自己。


这时空的末梢,便是意义开始的地方。


S.


Aug 27, 2014




↑ 里斯本理工学院音乐学校,建筑师:JLCG建筑事务所




↑ 保拉雷戈历史博物馆,建筑师:爱德华多.索托.德莫拉



↑ Boa Nova教堂,建筑师:Roseta Vaz Monteiro Arquitectos





↑ 里斯本东方车站,建筑师:圣地亚哥.卡拉特拉瓦


 


↑  塞图巴尔教育学院,建筑师:阿尔瓦罗.西扎 

安德莉凯利:

为了确保不发生中午排队一小时吃饭的窘境,出发前就在一休上预定好了中餐。选了直连地铁站的京都okura七楼的入舟吃lunch。这大概是本次关西行里性价比不算高但环境最好的一家。座位倚窗,望出去就是东山,上套餐前有樱花茶(虽然咸咸的口味家人不是很吃得惯)。2656日元的套餐内容包括

■季節の小鉢盛り合わせ
 
■春野菜と蛍烏賊の天ぷら
 
■季節の焚合せ
 
■造り
 
■御飯
 
■香の物
 
■赤出汁
 
■菓子・抹茶

2015十三日赏樱小结

一边写诗一边旅行:


转瞬之间,日本大部分地区的樱花季已经结束。在过去的十三天里,我从关东跑到关西,赏遍各色品种的樱花,方知自己过去数年只知东京满城的染井吉野是有多么坐井观天。整理一下这几天去过的部分景点,各选了一张或几张相对有代表性的樱花照片给大家欣赏。PS:十三天里有一半时间下雨,四五天阴天,晴天大概就三天到四天的样子,雨水风格的延续让我颇感欣慰……


 ******东京******


1旧芝离宫恩赐公园



2芝公园



3增上寺



4上野恩赐公园





5上野恩赐公园不忍池



6隅田川公园



7首相官邸前



 ******京都******


8蹴上倾斜铁道



9贺茂川



10冈崎疏水



11哲学小路



12熊野若王子神社



13下鸭神社



14上贺茂神社(贺茂樱)



15平野神社



16平安神宫(枝垂樱)





17南禅寺



18龙安寺




19仁和寺(御室樱)



20妙心寺退蔵院(枝垂樱)



21东寺(枝垂樱)



22岚电樱花隧道



23岚山




24岚山渡月桥




25岚山千光寺




26祗园白川



27八阪神社



28二年坂



29天桥立



 ******奈良******


30奈良公园



31吉野山(千本樱)




骑猪闯天下:

Lofter,简单,朴素,看到“总要去旅游”这么个活动,索性试试把以前的旅游的文字和照片搬一些过来。

【一片一事】二手相机店,Rodinal,46mm

旅途中,总有一些人,或事,让人难忘,以色列的一年多里,让我难忘的,不是哭墙,不是沙漠,而是特拉维夫这二手相机店的老人家。

货运公司终于通知我行李可以提货了,Beer Sheva没有卖显影器材的地方,同事Yair老早就告诉我Tel Aviv有一家摄影器材店东西很全,再加上还要换一本新护照,所有这些事可以集中一天到Tel Aviv办完。Yair说的那家店没找到,可是就在Yehuda街的拐角发现了这家及其不起眼二手相机店。店门只容一人进出,只两步便挤到了柜台,背着背囊,便再也不能转身,内里的面积让我吃惊,不足10平米,可是却层层叠叠,从地板到天花板3米的空间却堆满了各色货物,熟知器材,一眼便知都是摄影器材,且很老的那种,写这些字的时候我想起了香港鸭寮街的二手相机摊老板,每日练摊,摆放着各色相机器材,路人观赏居多,生意却不见几宗,不禁让我觉得奇怪他是如何谋生,我却是在他那里买了几块滤镜,而这次在Tel Aviv,也是一样的二手相机店,也在寻找一块46毫米的红色滤镜。

从柜台后边直起一位花白头发的老人家,鼻子下的胡子也是花白,白色衬衫,衬衫口袋露出一截笔帽,显得很有精神。告诉他想要一块46毫米的红色滤镜,老人家想了一下,开始挪动,这才发现老人家行动有些迟缓,翻箱倒柜,而我便四周打量,右边的墙上贴了一张老人的照片:左边耳边夹着一朵耀眼的黄色小菊,花衬衫,衬衫口袋里一打钞票码成扇形,右手拿着锥形鸡尾酒杯,杯上一枚小阳伞很是夺目,整个夏威夷风情。看罢,我会心一笑。眼角余光瞟到角落里Rodinal的字样,一惊,仔细一看,原来是停产已久的Agfa的Rodinal显影液和定影液,这时,老人家说了一个词:sorry!并没抱多大希望的我指着角落的Rodinal说:"I want the developer and fixer"。明显觉察到老人家一惊,毕竟这年头用黑白胶卷的人属稀有动物了。原价50谢克的显影液和定影液老人最后只要了我25谢克,虽然没买到滤镜,但是原产Rodinal是可遇不可求的。赶着去使馆,匆匆跟老人家告别,临行要求给他拍张照,欣然答应。

一个月后,使馆打电话告诉我可以去取护照了。连夜把老人家的照片印出来,这是第一次把被拍摄者的照片送去,很是郑重其事。入得店内,老人看到我很是一惊,当我郑重把照片给他的时候,他拿着相片的手有些许颤抖,那样的心情,我无法揣测,老人口里嘟囔着:good,good,good……thank you,thank you……并不着急去使馆,便站在柜台前跟老人聊开了,73岁,育有一儿一女,均不在身边,靠二手相机店为生,每月租金3300谢克……看着这满店的器材,想着现在数码技术对传统摄影的冲击,不知这店还能维持多久。老人点上一支烟,烟雾中依稀可觉一种孤独,是对生活,还是对人生呢?心生怜悯!最后的离开感觉像是逃离,逃离那种孤独!

离开以色列之前,又去了一趟Tel Aviv,只想跟老人家道个别,合个影。可惜,二手相机店门紧锁,还是没能见到老人家。也算一桩遗憾。

人与人的纽带很难说的清楚,跟老人的联系,只是那Rodinal,只有46毫米的距离。我想以后如果还有机会,我会再去看望老人家。

--------

Kodak Trix-400